未分类

操比软件

电影《甲乙双方》创造了一个国内电影的票房纪录,也开启了贺岁片的时代,就连金韩曾这样的老电影人都对周铭敬佩有加,抱着周铭的胳膊就叫大哥不撒手了。

不过电影从剧组筹备到选角拍摄,再到剪辑送审定档上映,这一整套流程下来就是将近一年时间,但周铭这一年时间可不会一直跟着拍电影。虽然周铭很好奇很想体验拍电影,可那也就是一时兴起罢了,兴头过去就没了。

而且或许在其他人眼里拍电影是很赚钱的,这话不假,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前赴后继,只是在周铭眼里,这个“赚钱”就赚的很有限了,毕竟国内的市场基数摆在这里,电影院就那么多,电影票就那个价,四五千万的票房已经到顶了,然后减掉宣发和影院分成,最后能到自己手里的恐怕也就几百万。

这笔钱在别人眼里是笔巨款,但在周铭这里却不值一提,要知道自己不论是去买光刻机,还是投资数据中心和房地产,那零头就不止这个数了。

正因为这样,在电影剧组组建好了以后,周铭就没管这摊,直接南下了,因为那边的事情才更重要。

不过周铭也不是直接去的南江,有些事情不是急在一时半会的,因此周铭先回了一趟临阳,去看了父母。

现在临阳这边已经发展的很好了,尤其在南晖老760厂这边,各种工厂都开起来,拆迁富裕了很多人,各种洋楼别墅规划建设起来,让厂区这片的门前村和盛联村等都成了远近闻名的富裕村。

父母现在在厂区这一片都是非常受人尊敬的,谁都知道是周铭在外面有出息了,才让大家过上了好日子。说他们吃水不忘挖井人也好,但只要周铭不出啥意外,肯定就是家里附近这边的标杆,每次谁家教育小孩都说你要好好学习才能成为周铭那样的人这种。

周铭还记得自己过年的时候曾带着苏涵回家一趟,就看到几乎整个厂的人都来家里串门,各种礼物送的家里专门腾出来一个房间都装不下了。

还有大壮那边,他跟他老婆一对身材比例差不多的夫妻,他们仍然每天吵吵闹闹,沈红也总是嫌弃大壮没钱,但实际上大壮不说是顶尖那一批,也至少是标准的土豪。不说苏涵帮他们投资的那上千万,就是每个月给他们发的几万块工资,他们自己都花不完。

周铭回来的这段时间,市委书记和县委书记也都过来了一趟。

都还是老面孔,市委书记陈达,周铭最开始认识的时候他还只是个市长,现在已经是第二个任期的市委书记了。

为谁钟情的纯美女孩

其实以他的资历完全可以上调了的,但陈达显然有更大的野心,因此他决定再留一任,反正已经进了省委班子,还不如积累更多资历,到时直接进中央部委。

至于县委书记顾平,他和陈达的情况就不一样了,作为南晖的老干部,顾平的年纪摆在那里,再往上走是不大可能了,所以他就打算在南晖县委书记的位置上干到退休。反正凭着周铭给他建立的乡镇工业园,他已经进了常委班子,退了待遇也不会差到哪里。

周铭在家里待了一段时间,跟各个领导都见了面喝了茶,

周铭还请他们照顾好家里的父母,陈达和顾平都表示现在乡镇工业园是市里最重要的示范地区,二老在这边完全可以放心。

这点周铭还是知道的,就在家里附近,不仅监控探头装上了,甚至两个路口都有24小时的派出所值班岗亭。表面上这么做是为了维持乡镇工业园这个示范园区的治安环境,但实际上则是为了周铭家里。

周铭向陈达和顾平表示感谢,或许他们只是高配的书记,但他们是直接照顾父母的干部,周铭跟他们的关系还是要搞好的。

在家里待了一段时间,周铭才踏上继续南下的路,周铭直接来到了特区南江,由于苏涵在燕京还要代表饮料协会开会,因此只是周铭自己过来的。

周铭来到南江中央商圈的格赛大楼。

这是一栋在南江商圈中心的一栋老写字楼,是80年代末建设的,在周围一圈这几年才建起来的摩天大厦包围里,格赛大楼稍显破旧。当然这个破旧也是跟周围这些新式写字楼相比,实际格赛大楼要放到其他城市,也妥妥的能进入热门写字楼行列。

马卫迅新成立的企鹅公司,就在这栋写字楼里,而周铭这一次南江之行的目的也就在这里。

乘坐着同样破旧的电梯上了四楼,周铭找到了企鹅科技公司的牌子,企鹅公司的大门是两扇磨砂玻璃门,门把手上还挂着条形铁链门锁,不说多寒碜但也绝对洋气不到哪去。

老实讲,饶是周铭是重生回来的,对于企鹅现在这门面,也不敢相信这会是后世巨无霸的互联网企业。

推开门走进去,首先是公司的前台,是个形象气质较好的女孩,然后旁边是一眼就能看到头的格子间办公室,甚至还能看到两张收起来的行军床,看来苦逼的程序猿们这个年代就已经开始积累各种福报了。

“这位先生请问你找谁?”前台小姐的询问传来。

这个问题并不需要周铭回答,就听旁边传来一声惊呼:“周铭先生您怎么来啦?”

说话的是旁边一个瘦小穿着蓝色衬衫的年轻人,他是马卫迅的得力助手,也是现在企鹅公司的二把手,燕京的时候也在国际电子商务中心工作过,当然认识周铭。

他跟前台介绍了周铭的身份尊贵,是老板最重要的朋友,随后就请周铭去了里面马卫迅的办公室。

敲开门进去,马卫迅也十分惊奇周铭怎么突然来了,然后热情的请周铭进来坐下,然后让下属去给周铭先生沏茶。

周铭左右打量了马卫迅的办公室,相比外面,也大不了多少,除了马卫迅自己的老板桌椅,再就是一套茶几沙发,还有两位负责财务行政和人事的女孩,她们见老板有客人,都十分懂事的放下工作然后起身离开。这么看来这里与其说是马卫迅的办公室,倒不如说是公司专门的一个会客室,只是马卫迅和财务行政刚好在使用罢了。

“我就是首都那边的事情都还在做着,需要一点时间,所以先想着来你这边看看,看你创业的结果怎么样了。”周铭很直接的说。

然而马卫迅听到这话脸色突然变得有些尴尬,马卫迅有些很不好意思:

“很抱歉周铭先生,我这边的结果……并不是特别理想。”

随后马卫迅告诉周铭,自己的企鹅公司自创立以来,马卫迅就按照之前定下的创业方案把即时通讯软件给做出来了,其实这没什么难的,毕竟早在燕京那边,还在国际电子商务中心的时候,马卫迅就让他的技术团队使用国际电子商务中心的资源做出了软件的基本雏形,只需要到南江调试调试就能推广了。

到了南江,他们按照周铭的想法,给软件设计了一个很Q很萌的企鹅形象,也租办公室招人把公司给正式搞出来了。

这些基础条件都没有问题,问题就出在他们给软件进行的推广上。

“到现在为止,我们企鹅的注册用户才刚刚好一千户,即便是最高峰时期,同时在线用户也只有不到六百。”马卫迅说着说着很不好意思。

马卫迅当然不好意思,一千个用户,六百的在线峰值,这个数据怎么看怎么是一个惨淡。

周铭拍拍马卫迅的肩膀让他心态放宽一点:“不要那么沮丧嘛,你从燕京回来才多久,一个月两个月?要换其他人只怕连公司的框架都搭不起来,更别说你还发展一千的注册用户出来,很不错了。”

马卫迅苦笑让周铭不用安慰自己,公司什么情况他也清楚:“周铭先生您的公司一个月就有几千万上亿,我现在天天亏钱不说,连用户也发展不下去,差太远啦!”

周铭这才明白,马卫迅那是一直在拿自己做参照物呀!

“哪能都跟我比呀?我这是在搞投机倒把,放在二十年前就要枪毙的那种,你看什么公司在我手上活得超过一年的?不都是很快转手就给别人了。”

周铭话锋一转问他:“除非老马你这企鹅公司不打算要了。”

马卫迅连连摇头表示这个公司他当然还要,他是真想创业,不是像其他人那样玩票的。

“所以呀,那就一步一步来嘛,公司制度慢慢搞,业务和注册用户这些也都慢慢拓展。”周铭对马卫迅说。

马卫迅表现十分惊讶,他觉得周铭对自己十分有信心。

周铭当然对他有信心,因为周铭是看了结果来的,马卫迅的这个企鹅公司就是有这么强悍的生命力。

马卫迅还想说什么,周铭却先说道:“这些先不说,马卫迅你拿企鹅的推广方案给我看看吧,或许我们也能想点其他的办法。”

马卫迅不废话的起身亲自去拿了方案回来递给周铭,让周铭一边看着,他一边给解释。

他告诉周铭,现在他主要采用的是扫楼模式,简单来说就是他们拿着自己的程序去周边的写字楼里敲开他们的办公室,然后推销自己的软件。

“我告诉他们,我们的企鹅软件是一款拥有即时通讯功能的聊天软件,只要我们在自己电脑的窗口上发送信息,对方马上就能接收到,中间不会存在任何延迟……”

不等马卫迅说完,周铭就无奈的摇摇头对他说:“我现在算是知道你为什么现在才只发展了堪堪一千用户,而且我觉得这还是你的运气好,否则你这能有三四百户就很了不起啦!”

Tagged